rss订阅 手机访问 
《舍得》
所以,人生没有绝对的苦乐,只要有积极奋斗的精神,只要凡事肯向好处想,自然能够转苦为乐、转难为易、转危为安。
不盲从才有智慧,不盲从才能创新,不盲从才能站稳自己的立场,不盲从才能不同流合污,不盲从才能活出独一无二的自己。
如果吾人想要消灭嗔恨的火焰,必须要用慈悲的法水,若想冲淡抵消嗔恨的气压,就必须敞开心中的门窗,否则只有让嗔恨之火烧身,只有让嗔恨之气压榨了!
在今日声色犬马的社会,人我利害冲突之中,面临一切横逆的境界,我们更需要自制。
三日才能做完的事情,可能一天就完成了,一时就能完成的事,可能等了数日还未见成效。急慢之间,对于工作的效率,对于一个人的服务精神,也不能不注意!
在事务里面要耐烦,在人情里面要耐烦,在时空里面要耐烦,耐烦是人生成就事业的增上缘。所谓“耐烦做事好商量”,耐烦做人,才能把人做好。
活,非仅指肉体的存活,我们要用慈悲的行为、善巧的语言、灵敏的心意,让人产生信心,让人增加欢喜,让人涌现希望,让人得到方便,进而立功、立德、立言,让我们的善行懿举能永远活在人们的心里,让我们的国家社会能永远活在安和乐利之中。
飞机从天际飞过,大家都会翘首仰望,帆船乘风破浪,大家也争相一睹为快。静态的东西很美,流动的东西更美,也更有价值。
男女、阴阳、东西、大小、有无、来去,都是相对的,超越对待,只有佛教的“无为法”,是离开“相对”而建立在“绝对”的上面。
人生的前途,得失苦乐,一切操之在我,不由他人。
《金刚经》要我们“降伏其心”;能够“降伏其心”,才能降伏自己的敌人,也就是我们自己。
假如吾人除了听懂有情的说法之外,还能会得无情的说法,那就大事都解决了。
“一个人要渡河,不能没有船;一旦过了河,当然不需要把船背着走。”
如果自己能拥有不息的慈心、不灭的悲愿,“破铜烂铁”也能在我们手中淬炼成为像“钢”一样的栋梁之才。
真正的情,应该是体谅别人,委曲求全;真正的理,应该是讲求实务,顾全大局。我们唯有抱持“不比较、不计较”的态度待人处事,才能允执厥中,得其所在。

  • 3/9
  • «
  • 1
  • 2
  • 3
  • 4
  • 5
  • 6
  • ...
  • 9
  • »
内容分类
《菩提之夏》会员在线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