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手机访问 
《答蒋公问法书》
世人若真为生死念佛,贵先放下万缘。果能放下,情不恋世,于二六时中,将一句弥陀放在心里,念念不间。
今日的社会,是信教自由的社会,不能强人以迷信,只可令人心悦诚服而生正信,佛教就有这种功效。
佛教依据“折”、“摄”两种原则,立了很多方便的法门。
一面自修,一面化人。这种积极与正信,恐怕没有能超出其上的。
对于人生的价值,如大菩萨的行为志愿,就不是世间上圣贤所能及,经典上在在处处,均可以见得到。由此可知佛教的神妙和伟大之处。
世界有成住坏空,众生有更相变易,业果有彼此酬偿,都是由此虚妄,妄有相续,终而复始,循环往复,无有止息。上面是释尊解答富楼那的疑问。
所以要救唯心、唯物和唯神的偏执,除了佛教就无法采究其全体。
假如根本没有迷惑,物的假名固不能成立,而心的假名又何曾产生?所以唯心唯物、有神无神,都是识心分别计度。
希望读者能够从中体会到半个世纪以前,一位百岁老人的一片苦心。

  • 1/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