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正文
背景  |  字体 小号字体显示 中号字体显示 大号字体显示

昆明筇竹寺


时间:2013-01-19    来源:菩提之夏    次关注    参与讨论

筇竹寺位于在昆明西北郊玉案山上,距城区12公里,是云南昆明市的一处名胜,尤以寺内被称为五彩泥塑艺术珍品的五百罗汉彩塑闻名遐迩。
 
筇竹寺全称“筇竹禅寺”。筇竹是一种竹子的名称,常用来制作手杖,用来命名寺是因为一段神奇的传说,相传,在唐代贞观年间,南诏的鄯阐候(昆明的最高统治者,昆明侯)高光、高智兄弟二人,到西山打猎,忽见一头犀牛跃出,于是紧追不舍,追到玉案山北面,犀牛突然不见了,四处寻找,仰望山巅,只见山上云雾缭绕,有一群鹤貌童颜,形像怪异的僧人立于云上,他们急忙上山云看,到那里,僧人早已无影无踪,只有几支异僧拄的筇竹杖插在地上,高氏兄弟想拔起来看个究竟,但竭尽全力也拔不动。高光、高智兄弟觉得奇怪,第二天又到玉案山去看,插在地上的笨竹杖已长成青翠的竹林,他们十分惊奇,认为是“山灵显示”,这是块珍贵的“佛地”,于是便在此建寺居僧,取名筇竹寺。因此,天王宝殿门前两侧柱上有副对联作了这样的概括: 地产灵山,白象呈祥,青狮献瑞; 天开胜境,犀牛表异,筇竹传奇。

筇竹寺建寺之初,并不出名。到了1279年,雄辩法师到这里讲经,筇竹寺才名声日振。雄辩法师是昆明人,俗姓李,少小出家,为大理国师杨子云的高足弟子,后来到中原学习佛法25年,先后拜四位大德高僧为师。因“其学大备”,元世祖忽必烈赐其法名“洪镜”。回到昆明后,他便在筇竹寺宣讲佛教禅宗经典。因此筇竹寺便成为云南第一个宣讲禅宗的寺院。此后人们便称筇竹寺为禅寺了。

雄辩法师在寺讲经22年,圆寂后,弟子玄坚继承其衣钵。

筇竹寺的兴盛是与元朝政府的保护分不开的。

元朝至大三年(1310年),玄坚赴京朝圣,元武宗赐他《大藏经》,他运回昆明后,分藏在筇竹寺和圆通寺。

元延祐三年(1316年),元仁宗又颁赐圣旨给玄坚,敕封其为“头和尚”。并对筇竹寺的殿堂、土地、财产予以保护,令地方官府豁免徭役,不征赋税。玄坚以蒙、汉文字将它刻于石碑,名《圣旨碑》(存于现大雄宝殿内),碑文中写道:“和尚,也里要赐藏经与筇竹寺里,命玄坚和尚住持本山转阅,以祝圣寿,以祈民安…但系寺院的田园、地双、人口、头定、铺面、典、浴堂,不拣甚么的,是谁休夺要者,休倚气力者。”这对佛教在云南的传播起了很大作用。

明宣德九年(1434年)郭文的《重建玉案山筇竹禅寺记》称:“玉案山筇竹禅寺,滇之古刹也。爰自唐贞观中,鄯阐人高光之所创也。”碑文还叙述了“筇竹传奇,犀牛表异”之神话:“初,光偕弟智,猎于西山,有犀跃出,众逐之,至寺之北壑,失犀所在。仰视山畔,见群僧状甚异常。驰往觅之,又无所睹,惟所持筇竹杖植于林下,众弗能拔。翌日,往视之,则枝叶森然矣。光昆仲于是异之,知其为山灵示显福地也,乃建寺处,以居僧徒,因以筇竹名焉。然是时滇人所奉皆西域密教,初无禅讲宗也。”

筇竹寺是否“爰自唐贞观中”高光、高智弟兄追犀牛、见异僧植筇竹杖,于是“乃建寺处,以居僧徒”,尚未见确切史料记载。

唐开元、天宝年间大理罗筌寺的道安(一作“道南”)和尚,曾作《玉案山》诗:

松鸣天籁玉珊珊,万象常应护此山。
一局仙棋苍石烂,数声常啸白云间。
乾坤不蔽西南境,金碧平分左右斑。
万古难磨真迹在,峰头鸾鹤几时还。

元张道宗《纪古滇说集》将道安这首诗误作“元诗”。明万历《云南通志》正为唐道安和尚诗。并记载:“道安,蒙氏时河东赕人,至罗筌寺,有毒龙频覆舟,道安创寺于其所,害遂息。”道安云游昆川,当时尚未建拓东城,如果玉案山贞观年间建筇竹寺,道安的玉案山诗应提及,但诗中只说到玉案山棋盘峰之棋盘石。

郭文《重建玉案山筇竹禅寺记》记载宋末元初之雄辩法师在筇竹寺始倡滇之禅宗:“前元既一,南诏鄯阐人有雄辩大师者,以奥学宏器,归自中华,始倡讲宗于兹寺。滇之缁流俊秀者翕然从之,而其道日振,自是名蓝巨刹弥布遐迩。南诏之有僧,宗师实启之也。”
 
雄辩弟子众多,承其衣钵的是玄坚。玄坚号雪庵,生于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年)生于鄯阐城(昆明),元大德五年(1301年)圆寂于筇竹寺。幼时出家,为大理佛教国师杨子云的高足弟子。元军破大理的第二年(1254年),雄辩到内地习佛法,先后拜过四位高僧为师,在中原二十五年,“最后登班集之堂,嗣坛主之法,其学大备”,元世祖忽必烈赐法名“洪镜”。雄辩南归,遂在筇竹寺传播大乘佛教禅宗经典,一改云南信奉西域密教之历史。雄辩于大德五年(1301年)圆寂后,塔于华严阁之后山。据《大元洪镜雄辩法师大寂塔铭》记载,雄辩为乌僰人,讲华严维摩诘诸经,“以僰人之言,于是其书盛传,解者益众。”雄辩僰文讲经之书,失传已久。

《滇释纪》据《雄辩法师大寂塔铭》,对雄辩生、寂事迹也有大致相同的记载。雄辩于南宋宝佑二年(1254年)离滇求法,二十五年后回筇竹寺讲经,当为元世祖至元十六年(1279年)。国史称“元”始于至元八年(1271年),即雄辩在筇竹寺传播大乘佛教才八年。筇竹寺的创建,当在元代以前,至迟也在云南大理国地方政权后期。

元至元年间,御史郭松年宦滇,有《题筇竹寺壁》诗:

南来作使驻征鞍,风景还惊入画看。
梵宇云埋筇竹老,滇池霜浸碧鸡寒。
兵威此日虽同轨,文德他年见舞干。
北望乌台犹万里,几回挥泪惜凋残。
雄辩弟子众多,承其衣钵的是玄坚。

玄坚号雪庵,生于南宋宝佑二年(1254年),俗姓王,少时文采出众,能以自己的见解,将佛经编为歌诀,深得雄辩器重。至元二十一年(1284年)受雄辩披剃(僧尼出家,剃发披袈裟)。大德四年(1300年),雄辩将“山门法席”衣钵传玄坚,梁王命玄坚住持筇竹寺。玄坚于延佑六年(1319年)圆寂,塔于雄辩塔旁。

玄坚雪庵住持筇竹禅寺期间,元延佑三年(1316年),元仁宗颁敕蒙、汉文圣旨:“赐藏经与筇竹寺里,命玄坚和尚住持本山转阅,以祝圣宁,以祈民妥。”“云南鸭池城子,玉案山筇竹寺住持玄坚长老为头和尚每根底,执把大藏经帙与了。圣旨宣玄坚教修本寺里藏经殿,并寺院房舍完了者,差发铺马一应休当者,税粮休当。但系寺院田园、地双、人口、头疋、铺当、典(库)、浴堂,不拣甚么的,是谁休夺要者,休倚气力者。”圣旨最后严厉饬令:“更者,和尚每,有圣旨么道,没体例依勾当做呵,他更不怕非甚么。”蒙汉文圣旨碑以元代蒙汉交融的白话叙述,不仅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也是研究元代语言文字的重要史料。

筇竹寺大雄殿后院,僧茔塔林立。正面极有价值的三塔相连,片石砌筑,典型的元塔建筑风格。明崇祯十一年(1638年)徐霞客到筇竹寺,《滇游日记》记载三塔:“后为僧茔,有三塔,皆元时者。三塔各有碑,犹可读。”据《新纂云南通志》编者考证,居中之塔为雄辩塔,左为玄坚塔,此两塔系元塔。雄辩塔右边之塔系明景泰四年(1453年)黄龙庵主无相大师大寂塔,是明塔而非元塔。雄辩、玄坚这两座元塔及无相明塔保存至今,是昆明佛寺中珍贵的文物。

明洪武年间,机先、天祥、逯光古、斗南、大用等一批日本诗僧,谪戍来滇。机先在昆明写过《滇阳六景》诗,玉案山之景称《玉案晴岚》:

山如玉案自为名,卓立天然刻画成。
白昼浮岚浓且淡,高秋叠翠雨还晴。
阴连太华千寻秀,影浸滇池万顷清。
杖策何当凌绝顶,滇南一览掌中平。

筇竹寺于明永乐十七年已亥(1419年)毁于火灾。永乐二十年壬寅(1422年),沐晟、沐昂主持重修筇竹寺,至宣德三年戊申(1428年)竣工,历时六年,形成比元代规模更大的寺庙建筑群。

明万历四十八年庚申(1620年),昆明高本《玉案山筇竹寺供奉藏经记》记载他捐金陵刻本藏经667函6714卷,庋藏于寺中。

清康熙元年壬寅(1662年),重修筇竹寺,学政李光座撰《重修玉案山筇竹寺记》。

清康熙二十三年甲子(1684年),云贵总督蔡毓荣又重修筇竹寺。

清乾隆进士,“瘦马御使”钱沣(1740年~1795年)曾撰筇竹寺联:“锡驻即前因,地拥宫花,劫历百千万亿;竹生含佛性,尘空梵境,欢同人鬼龙天。”钱沣又有华严阁联:“已作真金,钜复成矿;是惟师子,乃解逐人。”

清代筇竹寺历经修葺,规模最大的一次修建为清光绪九年(1883年)至光绪十六年(1890年),筇竹寺住持梦佛大和尚,请来四川鲁班会“隆昌帮”、“蜀东帮”古建筑维修工匠,重修山门、天王殿、大雄殿、华严阁,两庑厢房及庖湢库庾。大雄宝殿南北两壁及天台来阁、梵音阁,从四川合川县聘请泥塑艺术大师黎广修(字德生),带着徒弟重塑五百罗汉。筇竹寺五百罗汉泥塑,摆脱佛教传统泥塑“千佛一面”的呆板模式,是以现实生活各个阶层丰富的人物形象与佛教传奇故事相结合的创作手法创作的,罗汉形象如同社会众生。不同的性格,喜怒哀乐的神态,都被刻画得惟妙惟肖。泥塑采用中国传统石黛、石蓝、石绿、靛青等矿物、植物颜料彩画,色泽淡雅而不褪色。

2001年6月25日,筇竹寺作为清代古建筑,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收藏   推荐   打印    admin  

相关新闻       筇竹寺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请遵守国家关于互联网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参与讨论
  • 评论人自行承担不当言论可能导致的民事或刑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版面的相关内容
  • 菩提之夏官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内容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站点评论条款
网友讨论
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海众安和,佛法常隆。国泰民安,世界和平。
sdfdf
* 匿名 评论 大同极乐寺
666
发图
戒行法师
不识庐山真面目,敬佩
自定法师说法声音洪亮,法理清楚,相貌庄严,赞叹德才兼备
在全中国建立广泛的佛教讲堂 讲经说法 利益人民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