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正文
背景  |  字体 小号字体显示 中号字体显示 大号字体显示

隆相法师:出家乃大丈夫之事


时间:2014-09-25    来源:新浪江苏佛学    次关注    参与讨论

访谈花絮:

隆相法师:在外界眼中,“隆相大和尚”这个名字带有几分神秘色彩,甚至或多或少有一些争议。他为人低调,独来独往,不善言辞交际,没有侍者,衣食住行都是亲力亲为。给人的第一印象也不似想象中的“大师般和蔼可亲”,而是声如洪钟,有种无形的威严。朋友圈里曾有人用南京话“夹生”来形容过他,用他自己的话说则是“不擅长社交,很适合当老师,代代课”。作为四大名刹之一的栖霞寺的方丈,隆相大和尚在回顾八年来的住持经历时说:“其实我当初没想过要做大和尚,只是想做一个简简单单的小和尚。”

隆相法师:和他的弟子聊起关于他的二三事。他的弟子说:“师父对寺院的建设很上心,最不在意的事可能就是吃饭。有一次一个居士来寺里挂单,嫌饭菜不好,跟我们随口抱怨了一句,我们就指着不远处一张桌子旁的背影对他说:‘看到那个人了吗?你去看他碗里面的是不是跟我们一样,他是这里的方丈。’”

隆相法师:“每周六周日,他都会带寺里的法师和居士一起诵《金刚经》。有时其他法师都不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他也会坚持带着居士们把12部《金刚经》诵完。”

隆相法师:“他没有侍者,凡事亲力亲为,我们经常看见他自己一个人在后堂洗衣服。他对人有一种单纯的信任,有一次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说要到栖霞寺学佛,但是身上没有钱,人在云南。于是大和尚立刻给他汇去路费。但是最后这个人没有来。”

隆相法师:南京入梅不久,在一场新雨后的傍晚,小编一行人代表新浪佛学频道来到了雾气氤氲的古栖霞寺,开始了本次对隆相大和尚的独家访谈。

记者:隆相法师您好,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访问。听说您的亲哥哥是武汉归元寺现任方丈隆印法师,您的姐姐和小弟也都出家了。是什么样的机缘,使得您的兄弟姐妹都跟佛有缘呢?您哥哥出家对您的影响是不是很大?

隆相法师:我哥哥他在家里是老大,十来岁就不能吃荤,只能吃素。因此,我父亲就把我哥哥过继给了我们的姑妈。她从小就出家,文革期间也没有还俗,仍然是一个出家人的身份。虽然也挨过批斗,带过高帽子,游过街,但是仍然坚守着她的信仰和她的修行。在当时那种环境下,考虑到以后要有人来照顾姑妈,而我哥哥他本身又不能吃荤,所以当时就说把他过继给姑妈,这样以后就能够照顾她。因此,对于我们家来说,如果有好的因缘能够出家做和尚,满足他的这种心愿,那就最好了。

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出家,应该说主要是受整个家庭环境的影响。毕竟我们的姑妈是出家的师父。她一直坚守着出家人应有的“素食”、“独身”还有“僧装”这六字方针。虽然吃了很多苦,但一直坚守着是很不容易的。这方面对我们的影响也很大。虽然我们那个时候对佛教还不十分了解,但她的一言一行已经在潜移默化地引导着我们。只是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考虑出家这个问题。自从师兄出家以后,我突然就有了这个念头,认为还是出家好,所以就决定出家了。当时父母亲也感到很惊讶,包括我的姑妈也很惊讶。因为家里人不太放心,所以开始就在家做居士,吃素、念佛、学习功课。过了两三年,通过这样一个“考核”,也认为我的因缘成熟了,然后就允许我正式出家。我个人认为,我出家有我师兄给我做了这样一个铺垫。人家常说,出家也开后门嘛。有师兄在前面,我再去出家就方便多了(笑)。

记者:兄弟姐妹现在都是出家人,彼此相处的方式与普通家庭相比,会有一些不同吧?

隆相法师:大家相聚在一起的机会其实很少,但是彼此之间还是会有一些沟通。我们会相互关照,但不像世俗那样情浓。出家三十年来,我们只相聚过两次。一次是我们四个人都回家去看望父母,那时他们身体都很好。第二次是我在美国升座的时候,请他们一起到美国,参加聚会。虽然在各自的庙里修行,如果有什么事情还是会联系,只是没有普通家庭那么频繁。

记者:自从06年您举行方丈升座庆典之后,到现在已有8年。这期间栖霞寺的变化大吗?

隆相法师:应该说从内到外变化都很大。从硬件设施上来说,整个寺庙增加了很大的建筑面积,比如地藏殿、云水堂、佛学院等。当然这不是我的功德,这是四方信众和社会的关心,是他们做的功德。我只是牵个头把他们的钱用在了寺庙的建设方面。另外在软件管理方面,我认为我们也做了一些事:第一,制度不断地修改和完善,更加地规范化;第二,档案资料的建立逐渐规范化;第三,举办了一些活动,成立了义工团、读书会、夏令营等。除此以外,我们还和园林相互配合,共同完成了筹备栖霞山申请国家4A级景区的工作。寺庙还在发展过程中,以后还会进一步地去完善它。

记者:您刚才提到栖霞寺的夏令营,能介绍一下目前夏令营的情况吗?

隆相法师:我们办夏令营,今年是第十届了,也就是说有十年了。从最初到现在,我坚持一个理念:寺庙和道场不完全只是出家人和信徒所拥有的,它应该是社会大众所关注的一个文化场所。因此,应该尽可能提供方便给社会上的大学生。尤其是我们附近有仙林大学城,离栖霞寺很近。因此,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考虑到应该要办一些活动,尽可能的去适应现在年轻人的需求。最初的理念也并不是说要他来学佛,只是说我们提供方便,让他可以吃住在庙里,来了解寺庙的生活和佛教的一些基本教义。除此以外,也给他们请一些老师,传授其他的知识,包括养生、书画等。我们的义工团和社会上的很多老师都很热心,非常积极地协助举办这个夏令营活动。

记者:您好像比较看中青年学佛人群。

隆相法师:他们有很强的求知欲,或者说是叫好奇心。我个人认为,通过夏令营等体验可以给他们一个很好的途径来了解佛教。用社会上的话说,比较正宗吧!(笑)毕竟现在社会中,还是有一些人对佛教的误解很深。

记者:微博上似乎有不少网友都对您很感兴趣。我们搜到了一些与您相关的微博,有人特别称赞了您的书法。听说您自幼喜爱书法,平时会研习什么书体?书法对您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隆相法师:我出家在武汉,那位武汉的师父的字就写得非常好。那时候做小和尚,除了念经、看书以外,有时间就写写字。那时候我专门练柳体,练了很长时间。到南京以后,正好我们这里的几个老法师,也是我的恩师,茗山长老,还有圆湛长老,他们的书法都非常好。我有时就看他们写,然后自己练。其实我不是书法家,也没有从过师,只是个人爱好,有时间就写一写,仅此而已。到南京来近十年,我也很喜欢写武中奇的字,中规中矩,也许跟个人性格有一点关系吧(笑)。但是后来北京的一个朋友建议我,最好还是先临古人的碑帖。因为武中奇也是从古人的碑帖里面走过来的,你可以再走他原来走过的路。我认为这个道理很对。后来他又特地送给我一套书法碑帖,然后我就开始练《郑文公碑》、《金刚经》等。

记者:看到您参加了不少慈善活动,也捐助了很多书法作品。您对自己的书法有什么评价?有人把您与弘一法师相比,您怎么看?

隆相法师:书法对我来说,还只是一种爱好,我觉得自己还不能被称为书法家。我认为与弘一法师相比是不妥贴的。事实上,弘一法师的功底十分深厚。他刚出家的时候,“琴、棋、书、画”包括金石印刻就都非常好,功底非常扎实。他出家以后专门研究戒律,慢慢化繁为简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我个人认为,不论书法造诣,还是个人修为,我们是没法跟他比的。其实我很感谢社会上有这么多人能喜欢我的作品。早期是我自己由于爱好去强迫自己每天练。近几年,一些徒弟和朋友问我要字。刚开始因为自己觉得字写得不好,不好意思送给人家,后来就只好勉为其难地送了。送多了之后,我就感觉是他们在督促我写,是他们给了我动力,这样就没有放弃,然后不断地去写。

记者:您谦虚了。我们了解到您还有个身份是“美国休斯敦佛光山中美寺住持”,09年在美国休斯敦佛光山中美寺也举行了您的住持升座庆典,据说是星云大师推荐的您。大家对于这个身份也比较感兴趣,能不能聊一聊?

隆相法师:答:我不是谦虚,其实我做和尚没想做大和尚,只是想做一个小和尚。因为我这个人,不大擅长社交,很适合当老师,代代课。我也不是低调。我认为,首先要有一定的内涵,要有东西拿得出来。否则,想高调也没办法。但我能感受到星云大师对我的这种厚爱,这是其一。第二,也表明省、市宗教局的领导,乃至国家宗教局对我的栽培。或者用社会上的话来说,看中我,想培养我,这是我个人的理解。然后就让我一步一步这么走上来了。

记者:您还创办了云谷书画院,能不能介绍一下云谷书画院的情况?还有,平时有没有办一些活动?

隆相法师:其实,在鸡鸣寺的书画院办起来以后,我就没想再去办书画院。我认为,南京有几个书画院好像也不是很妥帖。但是,当时在办“礼佛文化月”的时候,朋友们建议说栖霞寺有条件,环境也非常好,很乐意帮助我们办书画院。后来,他们就帮我办好了前期的所有手续。我很高兴,也很感恩他们的支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把云谷书画院办起来了。每年我们都开展一些活动,也通过这个平台结交了很多书画艺术大师和朋友。我觉得,虽然过去寺里没有书画院,但实际上从古至今,寺庙历来就跟文人墨客有着很深的渊源和交往,大家对我们的这种支持和鼓励,我也是非常感激的。

记者:栖霞寺是中国四大名刹之一,江南佛教“三论宗”的发源地。会昌禁佛之时,三论宗章疏被毁殆尽,几乎成绝学。后来清代末年,杨文会居士从日本将失传的章疏著作取回,世人方能探讨而窥其全貌。我们想了解一下现在三论宗的发展情况如何?栖霞寺又是如何去继承三论宗的?

隆相法师:实话说,很不乐观。第一个原因是,三论宗在佛教成立宗派是在南北朝时期,比其他的诸多宗派都要早。因而到隋唐时期,其他宗派开始盛行,而三论宗就整个全部衰败下去了。它从成立到衰败的时间并不长,只有一两百年时间,后来就被其他的宗派取代了。但是,三论宗的教义几乎在其他的宗派里都有体现。

记者:就比如三论宗阐扬的“一切皆空”、“诸法性空”。

隆相法师:诸多宗派基本上都离不开这个概念。梁武帝时期,曾派了十个学者到栖霞山来学习三论教义。应该说当时三论宗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只不过后来没能很好地延续下去。有几个因素,第一个因素,我们认为可能是它的义理太深。佛教的最高境界“般若智慧”,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空”的境界。再一个是,它要跟你的修行结合起来。它不光是理论,你还必须要用修行来印证。所以,这可能是它的一个难点。第三个,后来吉藏大师又不在南京,而是到了北方,没有定居在这里,长期发展下去。我认为这也是因素之一。

记者:那您刚才提到证悟,就是在修行的过程中,怎么才能除迷证悟?有没有给现代学佛人的一些建议?

隆相法师:看你根据哪一个宗派。好比说,我们现在通俗所说的就是禅宗、净土,它们各有各的修行方法。但是,归根结底,必须要达到一个“无我”,这是一个最基本的要求。按照通俗的说法来说,你需要把你的心灵清理干净,就是净化心灵。怎么净化?你需要“无我”。“无我”,它是一种境界,并不完全说是在理论上的一个认识。还需要有修行的功夫。要达到这样的境界,不光要“人无我”,还要达到“法无我”。就像《金刚经》里面所谈到的,要“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也就是说,既要“我空”,也要“法空”。

记者:您是从中国佛学院栖霞山分院毕业的,现在又是常务副院长,能不能介绍一下佛学院现在的情况呢?

隆相法师:栖霞山佛学院分院从82年开始,到现在有三十多年了。它一路走来,确实也很艰难。第一,它是独立的,也是规格比较高的。八十年代初,国家由国务院批准的宗教院校,佛教有三所,一个是中国佛学院,一个是藏语系高级佛学院。这两所佛学院都在北京。然后就是栖霞山分院。用现在通俗的话说,它相当于公办的。现在全国的佛学院大概有近五十所,其他的都属于民办。当时成立的时候,赵朴初会长是这里的院长,所以它的规制是非常高的。

记者:也有网友问道,在栖霞山分院教授了很多佛学以外的课程,会不会影响到修行?

隆相法师:我们的课程实际上是分为两大类,一个是社会文化课,一个是佛学课。社会文化课,绝大多数是请社会的老师来授课。佛学课则以我们的法师为主来授课。三十多年来一直这么办,应该说这两者结合得非常好,倒是没有什么影响。来这里授课的社会老师也常说感觉比在社会学校里上课更舒适,更有意义。因为我们的学生很用心去听,也很单纯,不会像社会学生那么调皮。他们到这里来,既能感受到宗教氛围,又可以体验宗教生活,也可以了解一些佛教知识。他们认为,自己在授课的过程中,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有的老师在这已经二十多年了,都对这里感情很深。

记者:说到学佛的年轻人,近期关于美女大学生出家的新闻引起社会各界的轰动,在前年也有一桩理工大学生出家的典型案例。关于现代年轻人出家的这个现象,您是怎么看的呢?

隆相法师:我认为这是一种好的现象。在我们那个时候,出家的氛围是比较封闭的。我记得我做小和尚的时候,在殿堂里照顾香火,看到来到庙里烧香礼佛的绝大多数是年龄大的。想磕个头,首先看看周围有没有人,没有人就赶快去磕两个头然后赶紧爬起来,很不好意思。现在到庙里磕头是很大方的事情。

那时,包括现在还有一些人,认为学佛是一种迷信。因为当时这种观念太强烈了,所以大家都不好意思。现在到庙里,大家都大大方方的,再看不到我们那个时候所看到的场景了。我认为这是时代发展的规律。因为现在的学生通过学习来了解,而不再是那种盲从。尤其是大学生出家,我个人认为是一种理性的行为。

记者:但是现在有一些持反对意见的人,觉得年轻人出家后不能很好地尽孝道,这是一种不孝行为。

隆相法师:那是一种理解上的错误。其实佛教是非常讲究孝道的。只是说孝道的表达方法不一样。你不能用一种孤立的方式去表达,这是不正确的。虽然说父母对子女的关爱之情是人的天性。包括对很多居士而言,如果真的要他的子女出家,他也未必能舍得。但如果年轻人真能自己迈出这一步,父母也大方地同意他们出家,这其实也是很了不起的。但是至少有一点,我们要正确地认识到,它是一种文化,也是一种教育。做和尚不是见不得人的事,不是一种迷信活动。只要能突破这个思想障碍,就不存在太大问题。

至于说刚刚谈到的孝道,只不过是方式的不同。信仰佛教的人应该了解,其实子女出家以后,对整个家庭,对自己的父母,是尽了一个大的孝道。绝对不该是过去封建思想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观念。如果现在还有这种想法,这是不是有点太落后了?这是我的理解。所以表达孝道的方式,应该是多种的。有的人虽然呆在自己的父母身边,却不一定很孝顺父母,反而可能给父母增加很多烦恼。我认为最主要的是,认识到出家不是迷信,不是不光彩的事情。古人说“出家乃大丈夫之事”。能正确去认识出家,是需要勇气的,也是很了不起的。

记者:近期礼佛文化月刚刚结束,我们也比较关注佛顶骨舍利的近况。听说佛顶骨舍利要转移到牛首山的佛顶宫里面去,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去迎请?迎请到牛首山之后,民众怎么过去做瞻礼?

隆相法师:礼佛文化月是南京市佛教协会主办的,规定每年必须有一个月对外供奉瞻礼,并且今后还将会继续办下去。因此社会大众不需要对这个事情犯愁,不论佛顶骨舍利在栖霞山还是在牛首山,仍然每年都有机会去瞻礼。至于说什么时候到牛首山去,那要看牛首山的工程项目什么时候能完成。必须等那边所有的工作都完成好了,验收合格了,在认为可以迎请过去的时候,我们会择一个良辰吉日,把佛顶骨舍利请过去。

记者:非常感谢。在江苏佛学频道上线之际,能请您跟我们佛学频道的新浪网友说几句话吗?

隆相法师:好的。非常感谢新浪江苏的佛学频道能够提供这样一个平台,既是为广大的民众提供了一个平台,也是为我们佛教提供了一个平台。我认为这个是很难得的,也祝福所有关心新浪江苏佛学频道的朋友们福慧增长,吉祥如意。谢谢你们。

 

收藏   推荐   打印    admin  

相关新闻       栖霞寺  隆相法师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请遵守国家关于互联网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参与讨论
  • 评论人自行承担不当言论可能导致的民事或刑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版面的相关内容
  • 菩提之夏官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内容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站点评论条款
网友讨论
各位好我来自安庆想在寺庙做义工请求师父
心缘
楞嚴經法华经印广法师全集
。。。
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海众安和,佛法常隆。国泰民安,世界和平。
sdfdf
* 匿名 评论 大同极乐寺
666
发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