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正文
背景  |  字体 小号字体显示 中号字体显示 大号字体显示

智敏上师:一代高僧的求法之路


时间:2014-12-02    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次关注    参与讨论

编者按:智敏上师,出身高级知识分子家庭,自幼天资聪慧,才学敏达。十五岁沾闻佛法,后起悲悯之心终生茹素。1954年在五台山清凉桥依清定上师披剃,依止当代高僧能海上师座下学修十三载。文革期间,智敏上师遭受迫害至双足腐烂,九死一生保住性命。文革后,智敏上师将毕生精力用于弘扬俱舍和培养僧才,他的修为、学养,感染教育了一代又一代学人。他是当代中国佛教名符其实的大师之一。2014年9月,凤凰佛教在浙江多宝讲寺,与智敏上师进行了深度对话。在2个多小时的专访中,智敏上师为我们讲述了他的出家因缘和半个世纪的求法之路。以下为文字实录。

智敏上师:我的出家因缘

敏公上师:童年我在上海,3岁到上海,都是在上海上学。一直到25岁,我母亲没有了。隔了两年28岁,我到五台山正式受戒出家。

记者:在您的年谱里面,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吃素。是什么因缘呢?

敏公上师:我十五岁就吃素了。因为我看了佛教的书籍。看了这些书,感到动物都有生命,我们要吃东西,蔬菜很多,何必要把它的命害了,这个不好,不慈悲嘛,所以我十五岁就改吃素了。我的母亲本来也信佛的,她每年正月初一,吃一天素。人家吃的最好的时候,她吃一天素。所以说(我吃素)她也没什么反对。

记者:您家里还有什么兄弟姐妹吗?

敏公上师:我兄弟姐妹11个。我是第九。一个母亲养十一个娃娃。

我们的父亲,他是教授,很忙,经常在外边对付那些事情的。家里都是我母亲在掌握。她很慈悲,是非常善良的一个人。我对妈妈的印象最深,出家就是为了妈妈出家的。她过世了我很悲痛,后来他们有人朝五台山,我也跟了去。去了之后,就出家了,(出家)主要是超度我的母亲。因为我们家里有十一个孩子,妈妈对我最好。几个哥哥,姐妹,都是雇保姆带大的。我是母亲亲自喂奶喂大的,所以说,这个感情特别深。

记者:父母对您走佛教这条道路怎么看?

敏公上师:他们没什么看法,他们认为我对佛教很虔诚就对了,他们对佛教也不反对,也不很深信,我两个妹妹,受我影响也信佛,后来皈依三宝了。

五台山的出家生活  听海公上师讲经高兴得要飞起来

记者:您出家之后,到了五台山之后,您的第一位剃度师父也在那里吧?您能谈谈他吗?

敏公上师:我的剃度师,是上海的定公上师(清定上师),五台山的海公上师(能海上师)也是他的师父,等于说我们师徒三辈,(我是)第三代的。

记者:在五台山这一段时间,对您影响比较大的是哪一位师父?

敏公上师:我亲近的是海公上师,上能下海。他学问渊博,过去也是将军出身的。他讲经讲得好。他到上海来,在金刚道场讲了几天经,我听了他讲经,听得高兴得走路要飞起来一样。所以说第二年他到五台山了,有人朝五台山我就跟着上去,去亲近他去了。能海师父是很严格的,管理僧人他管得很严格,他是将军出身,定公上师也是将军出身。他以前对下边人犯错误很严格的,到老了之后就放松了,还是慈悲的。

我实际上最大的关系还是定公上师,因为我在上海亲近定公上师的。定公上师,出家也是他带我到五台山出家去的。他说五台山出家好,就带我们上去出家了。所以我剃度还是定公上师剃的,不是海公上师直接剃的。定公上师回去了,海公上师教,听他讲经嘛。那个时候的生活都是很简单的,都是听经啊、念经啊,都是这些事情,其他没什么事。

记者:您从上海大都市,去了五台山,那种条件那么艰苦,您适应吗?

敏公上师:这个很奇怪,我们去的时候有五个人,都准备在五台山出家的。后来他们四个人看了五台山都害怕,回去了。我感到很欢喜。我去的时候是夏天,夏天五台山的气候极好,感到好像环境什么都很好,没有感到孤独啊,冷清的这些想法没有。就感到很适合。他们回去了,我就住下来了。

本来我们是五比丘,要五个人一起出家的,有一位是七十多岁了,以前做大官的,当然他受不了了。还有两个,一个想着世间的五欲放不下了。还有一个道心很好,但他的母亲哭起来了,把他带回去了。本来五个人,就留下我一个了。我在五台山清凉桥住了十多年。天很冷,封山的,也不乱跑。五台山的冬天非常之寒冷,我两个腿就是冻坏的。

文革中双腿至残  不穿僧装依然持戒

敏公上师:那时候(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他们上来把我当特务抓了,打得很凶。有一天我就跑掉了,在雪里边跑了一夜,后来两个腿冻坏了。

记者:在文革的时候,腿被冻坏了,其实您一点都没有一种愤怒的东西在里面。还非常的慈悲,就是对那些现象来看,您没有任何抱怨的地方,您当时怎么想的?

敏公上师:佛教徒是这样子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因果。这包括我被打了,打得不得了,差一点打死。但这个是过去造的业感的果,它不是无缘无故来的,都是有因缘的。所以说我们把这个债还清了就算了,没有必要去算账了。

记者:您在五台山一直到文革中就离开了是吧?

敏公上师:文革之后嘛,就是斗争了,就五台山不能住了,都解散了,各回原地了。我就回到上海去了。我到上海后,还是继续出家生活。僧装是不让穿了,但是生活还是出家生活。坚持过午不食,十二点过了就不吃了,没有人会来强迫你吃饭;念诵嘛,早晚课我背得下来,书都收完了,早晚课自己背一背,慢慢背,闭眼睛念一下就好。

跟随范古农学习法相  奠定讲法基础

记者:您在上海的时候,跟范古农老师学习过?

敏公上师:嗯,(跟)范老居士学过,(跟)范老居士学过法相。那个时候我在上海害肺病,我在休息,也不上班,也不进校。学校里,大学念到一半停下来了。停下来了么,还在疗养。疗养得好一点了,正好范老居士讲法相学社,我就去听去了。听了三年。范老师的学问很好的,品德也不错,是简单朴素的一个学者。以前是校长,后来他也信佛了.之后,就把这些世间上的事就放下了,专门修行。他就是教我们法相课本,他编了一个法相课本,一共六册。教了一半,他跑掉了(去世)。他七十多岁跑掉的。没有教完。我们也是念了一半的时候,有其他事情,方子藩家里有什么事情,叫我去帮忙。我也就是到那边帮忙,法相学社也没时间去了。范老居士他也是带学生,本来很多,学生都跑完了,他自己也跑掉了。

记者:那您那个时候法相学社有多少学生啊?就是您的同学有多少?

敏公上师:同学多的时候,二三十个。少的时候,不到十个人。

反正去的人能够坚持从头到底的也不多。都是来听一阵子,跑掉了,听一阵子跑。各有工作的,有工作有什么的,因为学法相,要耐心下来慢慢学的了,你不耐心学,学不进去的话,就没有味道了。没有味道就听不进去了。我没工作嘛,正在养病,那时候倒可以专心学了。

记者:在法相学社这一段学习生活,对您今后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敏公上师:对我今后生活影响很大。我到了清凉桥之后,因为我学过法相,很多新来的沙弥,年轻比丘,我就给他们讲课,讲俱舍。

回忆清定上师:他影响了我的一生

记者:您在上海亲近了清定上师?

敏公上师:定公上师,我修行的皈依师父。他也是海公上师的徒弟。他的弘法精神非常令人佩服。我记得有一次,他八十八岁了,正在发高烧,他们要传戒,他是第七个尊证师,七证师,这是很小的一个师承了,我们就劝他不要去了,告假吧。他说这个要去,要去!发着四十度的高烧,去给他们传戒。这个精神,我们真是佩服啊,他自己不顾自己一切。为了佛教的事情,他就是不顾一切,不顾自己地拼命干,这个了不得的。

记者:因为清定上师过去是一个将军,我看到他的时候,非常的儒雅。

敏公上师:哦,他是将军出身的。所以说做事情很有力量的。我第一次见到他,感到印象极好。后来就皈依。他是讲大座的。他讲经,他讲了之后,至于大家的学得好不好呢,在我们自己内部的小组来管了,他就没管那么多,因为他照顾的人太多了,很多居士也要经常去跟他问法嘛什么的.清定上师对我一生的弘法经历来说是一个关键的人,我出家的因缘就是他。我在上海时,他在金刚道场讲经,我经常去听,他给我的影响很大的。反正第一次我见到他的时候年纪很轻,年纪很轻,他把工作放下了出家的,出家在重庆,后来到上海来讲经我们就碰到了.

听大吉佛爷讲经热泪盈眶  师徒再续几世因缘

记者:您从小的时候吃素开始 到为妈妈去学佛,其实这一路走过来有很多人来帮持你,在这条道路上,从妈妈开始,然后到定公,到海公,这一路上,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哪些?包括您的弟子们。

敏公上师:还有最重要的是佛爷嘛,大吉佛爷。我真正的学法学得最直接领受的,我这个上师位,传我上师位的都是大吉佛爷。我直接的根本上师就是大吉佛爷。他对我的恩最大,他也是亲手教了我很多法。他在年轻的时候,在杭州转了两个月时间,我带了他住了两个多月。他很慈悲,他亲自边出来边教,这很辛苦啊。我感到自己受益最大的就是他。大吉佛爷其实在我学佛的道路上是最关键的一个人。我们也有缘,我没有去(康定南无寺)之前,他们就有人传说,“大吉佛爷他还有一个汉族弟子还没有来,他在等。”后来我去了,他很快地就给我传法了,那就是过去有缘的了。很特殊的因缘。他也没有点我的名,就是人家说他还有个汉族弟子还没有到,他正在等。后来我去了之后,他在讲经,我非常感动,每一次讲经总是热泪盈眶。后来这个情况,他的侍者是多珠师,多珠师知道之后跟佛爷一说,佛爷当下给我传法了,这个上师位也给我传了,这是特殊因缘,特别快。我见了他之后,特别感动,他对我也特别快。他早就说过了,汉族弟子没有来。我去了之后,两方面都感到是很契合,我跟佛爷肯定是好几辈子的因缘了。一见他就生欢喜心,这个是很特殊的了。

他讲的经,一般的就是灌顶啊那些。还有开光仪轨啊那些,这是他亲自教我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唱的调,都是他亲自面对面教的,这也是过去的因缘了。一般他自己庙里的人也没有这样子的缘,来亲自一个字一个字个别教授,没有的。

五十二载弘扬俱舍  培养合格僧才

记者:上师您看您走过这么长的道路,您有遗憾吗?

敏公上师:我感到很幸福啊!我们佛教徒感到走上这个佛教的道路,这是最幸福的道路。因为我们说世间上的人,他追求的财色名食睡,将来的后果都是要堕落的,而佛教徒的路呢是上升的,上升的就好嘛!佛教有两个,一个是增上生,就是得到人天身,越来越高,还有一个决定胜,出三界。那么没有得决定生,得到之前呢,先得了增上生,人天身得到了,那是恶道的苦就不受了。那么最后是决定生,跳出三界嘛。这是两个次第。

记者:因为您这一生都在致力于俱舍的弘传和研究,您对这部分有什么想法,今后有什么想法?

敏公上师:这个是这样子的,俱舍对我的因缘呢,我在五台山学法的时候,一个仁光法师,他知道我法相还是学得好的,他就说,你可以对俱舍论做一个注解,那么我就听到他的话,当时我是藏主,大藏经都是我管的,整个庙的藏经我管的。那我就去看俱舍了,一看呢,看得非常之欢喜。不但是俱舍颂的几个注解看完了,把俱舍原论的注解,《光记》啊、《宝疏》都看掉了。这个兴趣大大地生起来了,那么从此以后,弘法以俱舍为主了。我自己感到这个书吸引力极大,学了这个,兴奋得、欢喜得,就是好得不得了。

记者:您对您的僧团,就是您带的这个僧团,您对您的弟子们,您对他们今后有什么期待呢?

敏公上师:弟子啊,弟子都希望他们成就嘛,都希望他们在法上有所成就嘛。

记者:上师,我听很多专家说您特别重视僧才的教育和培养。

敏公上师:这个对的!我们说佛教里边僧人是人天师嘛。如果人天师都没有做好,你怎么教化人呢,不能教化了嘛。自己一个榜样要树立好,那僧才一定要标准,要有一定的标准才好成为一个僧人了。

记者:您有没有把您的老师的一些教您的方法再教给他们?

敏公上师:我这个没有明白地说这是老师传的,但是我教的方法都是老师教的方法,赶快传下去的。我自己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好方法,都是从老师那里得来的好的方法,这么教下去。

四分律部黄色袈裟由来

记者:上师您能给我们解释一下,你们僧团的这个服装,这个是有什么讲究吗?

敏公上师:这个服装是根据佛在世的时候造的,是海公上师他提倡的。也不是藏地的,藏地的是红的嘛,我们这个是黄的。四分律部,他们是有部,有部是红色袈裟。四分律部是黄色的,我们就用黄的。那么这个形式也是根据佛在世的时候的大小,不是后来那些小量衣,一个圆扣扣,这么扣扣的,不是那个,根据佛在世的那个做的。

记者:所以我看这个和汉传佛教的衣服还不太一样。

敏公上师:就是,因为汉传佛教它是简化了,它衣服剪小了,弄个扣扣。我们要恢复佛原来的样子,我们也想把佛教恢复到佛在世的那样子,那么衣服也要改,改了佛在世一样的。

现在是宗教环境最好的时代  在家学佛

记者:上师,您说现在我们这个时代,是不是宗教环境是最好的一个时代呢?

敏公上师:是很好啊,文革以前,管得很紧啊,四清运动了,三反五反了,最后就是文革。越来越紧,越来越紧,宗教信仰自由可以说没有了。那么到了文革以后,十年动乱,大家尝到味道了,这个管得紧不好,还是要宗教信仰自由好。现在是很好了。一般宗教信仰自由是真正地达到这个要求了。信仰自由,你要信仰就信仰,不信仰就不信仰,没有什么限制了,以前是不准信仰。

记者:师父您说,像我们这种人,就是在家的这种,我们要是想走佛教这条道路,我们应该具备几个条件?最主要就是应该注意什么问题?

敏公上师:我们对佛教第一个要认清楚佛教到底它的教义是什么。佛教的教义就是说,这个娑婆世界是我们起了烦恼,造了业,感的果,所以有这么一个世界。那么我们现在要反过来,不要起烦恼,不要造恶业,那么感的果绝对是好的果。娑婆世界善恶都有,造了善业的果报好一点,造了恶业的,当然果报不好了。那么人当然还可以,畜生了,地狱饿鬼那就不好说了,那就苦得不得了了。那么我们假使纯粹地造善业呢,不但是这个苦不受,生了净土,苦的名字都没有了。什么叫苦?不知道了,苦啊?啥叫苦啊?现在我们一天到晚受苦,生老病死苦,各式各样苦多。到了净土,什么叫苦都不了解了,没有苦啊。

学佛能够离苦得乐。真正地你要把苦除掉,要世界大同啊,达成人民平等啊、自由啊,那就是只有学佛的这一路才能达到。你从世间上的贪嗔痴出发,大家争名、争夺啊,怎么会达到这个好的后果呢?不会的。我们要一切都以道德品质来处世,这个世间才能出现和谐世界,世界大同也会出现,这样慢慢也就越来越好了。

多宝讲寺宗喀巴大师像建造奇迹

记者:在僧团教育这部分,今后您还有什么设想吗?比方说建个佛学院,或者是什么样的?

敏公上师:我们这个建筑方面,不是主要的,有多少就利用多少。主要的精神方面的教育是重点,把精神方面的僧伽的、佛教的教育给他们传下去,这是重点。那么殿做得好当然更好了,就是简陋一点问题也不大。我再告诉你,我们宗大师(宗喀巴大师)这个像,有感应的。开始这个老板,我叫他根据塔尔寺的那个像做的。那么他也跑到塔尔寺去,把原像每一个角度都照过,照下来,很仔细。回来造,他的模型每一次拿来看,都不行。有一天他来了,还不像,他回去了,我打电话叫他车子再回来。我说你塑像的时候,念“密遮玛”,“密遮玛”就是宗大师的一个咒,他就听我的话,在塑像的时候念“密遮玛”,乃至专心到他的夫人喊他,他都没听到。这一次塑出来大像跟那个照片一模一样。这个真是奇怪啊,他就是专心念了之后,马上改变了,跟那个一模一样。那么这个殿上的像呢,因为铜铸的了,原像呢是脸还长一点,铜铸的冷了缩了一点,这个脸圆了一点。我们把这个放大尺,把这个铜像的脸再放长一点呢,跟塔尔寺那个一模一样,这个造得很奇怪啊!念了“密遮玛”之后马上改观了,开始再怎么造,造不像,现在一造,造得很好。这个像很多人都看:哦!这是什么菩萨?哦哟!庄严!都这么说。这个不可思议的,这个你不念就是不行,一念了之后这个出奇的行。这个是不可思议了。

独生子女能否出家要看福报大小

记者:现在我们的年轻人出家是很难,因为都是独生子女。就是这个僧团,今后的发展可能会有一些问题,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敏公上师:哦,独生子的问题啊,反正我们的看法,就是说人类的福报大的话,出家人不会少下去。如果说人类的福报小了之后,不但是出家人少,寺院也少下去了。这个跟人的福报有一定的关系的,人的福报大了,寺院到处多,出家人如法的,好的出家人也会有很多。人的福报没有了,出家人也没有了,寺院也没有了。 

记者:比如说像他们(年轻僧人)这个年轻,他们出家的时候在父母那有没有受到一些障碍?就是你们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有没有说在您这儿出了家,然后妈妈又过来把他给领走的?

敏公上师:好像没有啊,反正我说出家的人都有一些善根,他又对出家特别感兴趣,对在家生活并不感兴趣。他也是对僧团的生活感到很和谐、很欢喜,对世间上的吃喝玩乐感到很厌恶。那么这些人他自然不欢喜在家生活的。在家生活你晚上不睡觉,吃了喝了,喝酒了,打牌了啥子,叫我们看了讨厌死了。

记者:好!谢谢师父,非常感恩您!

敏公上师:欢迎你们来!

记者:谢谢师父!

收藏   推荐   打印    admin  

相关新闻       智敏上师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请遵守国家关于互联网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参与讨论
  • 评论人自行承担不当言论可能导致的民事或刑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版面的相关内容
  • 菩提之夏官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内容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站点评论条款
网友讨论
楞嚴經法华经印广法师全集
。。。
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海众安和,佛法常隆。国泰民安,世界和平。
sdfdf
* 匿名 评论 大同极乐寺
666
发图
戒行法师
不识庐山真面目,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