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正文
背景  |  字体 小号字体显示 中号字体显示 大号字体显示

社会、各宗教和内部派别间都需对宗教宽容


时间:2016-03-09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马强   次关注    参与讨论

宗教之于有着传统信仰的民族,可谓血浓于水。历时悠久的宗教恪守,使信仰融入其民族的生活。信仰是在生活中的信仰,生活是在信仰中的生活。大凡一个人的世界观、处事方式、行为习惯、认知观念,甚至着装风格、节时计划、交友原则、生活伦理、婚丧嫁娶等等,都同宗教的一整套说教相关。对于这些民族而言,其文化、风俗、认知等等,也大多源于宗教教义。正是宗教教义的规范,才产生了人们所看到的民族文化。因此,在同一民族成员中,因信仰不同的宗教而呈现出非常不同的文化特点。同样,在不同民族中也因不同的宗教信仰而呈现出非常不同的民族个性。

天主教神学家孔汉思说,没有宗教之间的和平,就没有民族之间的和平;没有宗教之间的对话,就没有宗教之间的和平。此言强调了不同宗教间的对话对实现不同民族间和平的意义。对中国而言,除了宗教间的对话,更为重要的还有宗教与世俗、无神与有神、信仰者与非信仰者的对话。可以说:没有对信仰的尊重,就没有对恪守信仰民族的尊重;没有对信仰的宽容,就不会有民族间的宽容;没有民族间的尊重和宽容,就不会有和谐的民族关系。

根据我国的宗教生态现实,宗教宽容大体可分为3个层面:对宗教的宽容、宗教间的宽容和宗教内部的宽容。对宗教的宽容即是全社会都能以宽容的心态对待宗教,尊重有信仰和有不同信仰的公民;宗教间的宽容是不同宗教的信众之间相互宽容;宗教内部的宽容是指同一宗教内部不同派别之间相互宽容。

宽容地对待有宗教信仰的公民,这是我国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精神和宗旨所在,但在实践中因政治、地域、民族、经济等因素的影响,存在一些不理解、不尊重、不宽容的事实。社会各界大多仍持有无神论与有神论对立、宗教鸦片论、宗教迷信论、信教落后论等观点,习惯性地采用行政措施,淡化或消除人们的宗教观念,推行一统思想,从而造成信教群众与不信教群众的对立,以及信教群众对国家和地方政策的怀疑与对抗。例如近年来肇始于欧洲穆斯林移民国家的妇女头巾事件,在我国个别地区也有表现,亦步亦趋效仿西方。这种不宽容的态度,与中华文明崇尚宽容仁爱、敬畏天地、和而不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传统相悖,无故给西方的文化殖民理念做了陪衬,也有悖于国家层面对待宗教信仰的一贯政策和主张。

宗教间的宽容最好的实现途径是宗教对话。通过对话,改变长期以来我国不同宗教间的陌生状态,而这需要国家管理层面和民间两种力量的推动。国家管理层面的优势在于能够组织和推动上层、精英和大传统层面的对话,可以学术研讨、主题讲座等形式进行,而民间层面的对话则可以通过参与节庆、观摩仪式、互相祝福等方式来实现。对话不是争辩高低优劣,而是促进双方的了解,增进相互间的友谊。所有宗教的共性都是教人积德行善,完善人的道德,做有益于他人、有益于社会的人,这是宗教间对话的基础。神学上的争论自然存在,但对话是为了寻找更多的共性,以促进不同信仰者共同行好、共同向善、相互借鉴、相互欣赏,消除因不同的宗教实践、修行体制、管理模式等对教义产生的误解而抹去了宗教教人向善的共性。

我国宗教生态多样,除了五大宗教之外,还有各种形态的民间信仰。宗教信仰又往往同一定的民族关联,特别是藏传佛教和伊斯兰教,主要涉及少数民族,而基督宗教、佛、道教主要涉及汉族。此外,在我国多个少数民族中都有传统的信仰习俗。不理解一个民族的信仰,就很难理解该民族的内心;没有对其他信仰的了解,就不会有对自身信仰的反思,造成文化中心主义,从个人文化本位出发看待他人,从而不能宽容地对待他者的信仰。信仰之间不宽容导致民族间相互歧视、贬损、污名,也会使因不了解而造成的对宗教的歪曲,转变为对信仰该宗教的民族的歪曲和污名,进而造成民族关系的不和谐。

宗教内部的宽容是指同一宗教内部不同派别之间相互宽容。对宗教教义的理解,因人的学识、阅历、社会阶层、成长环境和阶段而异,很容易随情境发生变化。在某些时空中,同一宗教内部的不宽容甚至比不同宗教间的不宽容更加强烈。人们对教义的理解,一般都基于个人对经典和典籍的认识,或者宗教知识分子对教义的阐发而来。

宗教的本质规定性是一致的,但宗教呈现的方式多样。这种多样性恰恰反映在不同民族成员恪守同一派别,或者同一民族尊奉不同派别上。之所以出现这种派别的不同,大多数同宗教的本土化和现代化相关,属于礼俗性的内容,而非完全是宗教教义本身。

宗教内部的不宽容可能导致信仰同一宗教的民族内部发生分裂,也可能导致信仰同一宗教的不同民族之间发生冲突。就宗教对话本身,从我国宗教现状来看,宗教内部的对话与不同宗教间的对话同样重要,甚至在某些宗教中,其意义远甚于宗教间的对话。

从上述3个层面反思宗教宽容,目的在于说明社会各界须切实宽容地对待宗教,不同宗教间和同一宗教内部都应该持有宽容和善待他者的理念。对于有宗教信仰的民族而言,人在信仰上的依赖感、安全感、拯救感和幸福感,是无论多少物质财富都无法满足的。没有对一个民族所恪守的宗教和信仰的尊重,就很难让该民族成员内心有被尊重、被重视的感觉,更遑论民族关系和谐。

同时,在处理民族关系过程中,如果缺少对宗教形塑和影响民族个性、民族认知、民族行为方式的认识,而单纯从发展民族地区经济来讲民族关系的和谐,只能是世俗主义的想法。因为对有宗教信仰的民族而言,物质的贫乏只是暂时的、今世的历练,而精神的贫困才是永久的、来世的考验。在今世中营谋来世,虔诚信仰,积德行善,这种生活的态度同信仰者的生命相随相伴。今人应该深刻地反思,中华文明经历了20世纪的新文化运动和“文革”后,是否丧失了宗教宽容的底气?

作者:马强

单位:陕西师范大学西北民族研究中心 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边疆热点地区城市民族关系发展态势与对策研究”阶段性成果

收藏   推荐   打印    admin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请遵守国家关于互联网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参与讨论
  • 评论人自行承担不当言论可能导致的民事或刑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版面的相关内容
  • 菩提之夏官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内容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站点评论条款
网友讨论
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海众安和,佛法常隆。国泰民安,世界和平。
sdfdf
* 匿名 评论 大同极乐寺
666
发图
戒行法师
不识庐山真面目,敬佩
自定法师说法声音洪亮,法理清楚,相貌庄严,赞叹德才兼备
在全中国建立广泛的佛教讲堂 讲经说法 利益人民 阿弥陀佛